|绑定微信 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

搜索

散文||那年,那味【征文】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1-5-25 03:08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admin
2021-5-25 03:08:48 10437 0 看全部
那年,那味
千重浪||福建

1988年,正值23岁,青春的荷尔蒙在不断发酵。年底,终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腊月二十三,已是农历小年,学校初三年段刚刚放假,到出纳处领取工资和补课津贴,匆匆收拾行李回家。
回到家,和父母说,在四川找了一个女朋友,想过去看一下。父母一听,根本不同意,一是四川那么远,担心我的安全;二是未见过女方,这样贸然去不合适。但我的性格天生比较倔,只要自己计划好的事,九头牛也别想拉回,和父母说说也是形式而已,父母的建议无法改变自己的决定。
腊月二十四,从家里整装出发,上世纪80年代未,整个社会较为不稳定,为了安全起见,我把一些钱放在鞋垫下,一些钱缝在裤腰口袋里。父母用忧虑的眼神望着我踏向西行之路。
正值春运期间,三明火车站广场人山人海,在售票厅排了很长时间的队,终于买到一张站票。等了许久,所买列次火车到站停靠。瞬间,人流如织,有的扛着蛇皮袋,有的背着小孩,车厢门口,挤满了人,里三层,外三层,黑压压的一片,此时此刻,雷锋精神仿佛一点作用也起不了,每个人唯一的目的就是使尽所有力气,上到车厢里,有没有座位是无所谓的。我也是这其中的一员,凭着我的年轻,凭着我的力大,凭着我的心急如焚,我硬是在人挤人、人踩人的战斗中蠃得了胜利,安然无恙地挤进了车厢中。车厢定员118个,但每节车厢足有200多人,过道上、座位下、卫生间、车厢连接处,到处是人,横七竖八,以至售货柜行进都相当困难,每行进一步,售货员都要反复喊叫:“让一让,让一让。”站得时间久了,睡意会不禁袭来,但又没有座位可以解困,只好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躺在座位底下,一睡了之,有时妨碍客人走路,也会被一叫惊醒梦中人。那时的火车全是绿皮车,时速60公里,驱动力靠燃煤,每当进入隧道,浓重的煤烟味会把人呛个够呛。福建山多,因此,隧道也多,在福建乘火车,忍受这煤烟味就是一种考验。
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出远门,从没有坐过火车,尽管初生牛犊不怕虎,胆子是贼大的,但诚惶诚恐的心情也时时的伴随左右。火车行驶到来舟站停靠,必须转车到鹰潭,因此,只好下车改签,等候,继续上车前行。火车在行驶途中,一位福建人和一个东北人,不知怎地,聊着聊着,两个人就吵起来了,福建人随手抄起一啤酒瓶猛地往东北人头上砸,顿时东北人鲜血直流,抱着头往另外一节车厢跑去,头一次看到这血腥场面,把我吓得毛骨悚然。
鹰潭火车站附近,一对年轻夫妇到小吃店想吃点面什么的,结果端上来的是稀饭。于是年轻夫妇不想吃,准备离开小吃店,店老板说,想离开,没有那么容易。说话间,店老板不由分说,拿起一根棍子朝着那对可怜的年轻夫妇打去,只见那年轻夫妇一边逃一边喊,但路人熟视无睹,无人出面相救,直到那年轻夫妇躺在地上,不断地求饶,店老板才善罢甘休。从江西到湖南,地势平坦、开阔,火车速度很快,有风驰电掣的感觉。中途有些旅客下车,好不容易占了个位置坐下,终于不用站着或躺在座位底下了,顿时有种快感油然而生。坐在对面的旅客有些疲倦,把头伏在放东西的挡板上,一会儿,发出了匀称的鼾声,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。就在这时,来了一个小偷,只见小偷站在睡熟的旅客身旁,一只手慢慢地伸进那个旅客的口袋,另一只手拿着一把匕首警告我:“你看你的,不要出声!”我看着他,默不作声,突然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,趁他不注意,我把放在挡板下的脚朝对面的旅客踢了一下,旅客瞬间醒来,知道有小偷偷他东西,他用手一挡,小偷迅速逃离,钱没被偷走,对面旅客感到万幸,他一再表示感谢,硬是要叫我喝水吃水果。虽然藏在心里的潜能激发自己做了件好事,但看到手持匕首的盗贼,还是心有余悸的!
火车到了株州,需要改签票到贵阳,票改签后,在火车站附近逛逛,发现自己的背包拉链坏了,正好路边有一摆摊师傅,我上前把背包递给他并问他,怎么修法?总共要多少钱?师傅回道,五角钱就可以了,我觉得和我们当地也差不多,就叫他帮忙修理。约5分钟,背包修好了,我把五角钱递给师傅,没想到师傅不接,而是拿起皮尺来量,总共6厘米,他说,是一厘米五角钱,要给他3元钱,突然脑袋一闷,觉得被敲竹杠了,和他争论了几句,考虑到孤身一人,又在异乡,还是很不情愿地把3元钱给了他,心想就当作花钱消灾吧。遇到这样的事,没有了逛街的心情,只好回去候车室,老老实实的呆着。等车的滋味是难受的,时间仿佛凝固一般,分分秒秒是那样的难熬。坐在候车室的凳子上,迷迷糊糊睡了醒,醒了睡,终于等到了点,结果又报列车晚点,真是感到好无奈,但一点办法也没有,只好继续等下去......
晚点二个小时的列车徐徐开进站台,株州火车站是南来北往、东西联动的交通枢纽,上下车的人特别多,虽然列车停靠时间有16分钟,还是有些旅客上不了车,只好带着满脸的遗憾再等下一班次列车。
从株州出发经怀化到贵阳,一路西行,随着海拔高度不断提升,火车的爬坡速度很慢,仿佛老人喘气,有气无力。途中,从车顶上传来急切的“咚咚”脚步声,原来是公安人员在追捕一罪犯,只有在电视里才看得到的情景,竟然让自己身临其境了一回。初次到山城贵阳,欲睹山城风貌的冲动驱使自己走出车站,漫无目的地四处走走看看,品尝了贵阳回锅肉,了解了一下黄果树瀑布。在一条街上,看见一个商贩挑着好几袋苹果,苹果用网袋装着,摆成金字塔型。商贩一边走一边吆喝,“买苹果了,买苹果了。”我好奇,问他多少钱一袋。他用浓重的西南方言回道“三块”,我觉得也不贵,就叫他拿了一袋,准备在火车上吃,正要拿三块钱给他,不曾想,他拿起称子钩起网袋称了一下说:“师傅,看一下,3.5斤,10元5角钱。”我大吃一惊说:“不是说好3元一袋吗?怎么3元一斤呢?这样的话我就不要了。”我正想离开,他突然凶神恶煞似的说:“师傅,不要不得行,你走不了的。”我心想:“真倒霉,又遇到敲竹杠的了,真他妈的背。”意识到没给钱不让走,当时也没有110可报,只好自认倒霉,从上衣口袋掏钱给他,没想到口袋里没有那么多散钱,只能把缝好的裤子口袋解开,拿出一百元让他找,他也没那么多零钱找,我只好跟着他,找到一个店铺换了零钱给他,裤袋里的钱已经暴露,怕他对我不利,提起苹果,七拐八拐地把他甩开,直奔候车室候车,想想都有点后怕,仿佛做了一场老鼠躲猫的游戏,真有点惊心动魄的感觉。
开往重庆的列车准点出发,这一天正好是除夕,贵州的天气有点冷,车外漫天飞舞着雪花,一会儿,满山遍野已是白雪皑皑、银装素裹,坐在列车上,欣赏这意外的美景,给人以惊喜,令人心旷神怡,乘车的疲劳顿时烟消云散。不知不觉中,夜幕降临,沿铁路边的城市、村庄都亮起灯火,好象天上的星星,隔着车窗,随着奔驰的列车穿梭而过。车内,送餐员不停地叫卖,乘务员到每节车厢表演节目,虽没有明星们表演的精彩,但整个车厢还是掌声如雷,洋溢着欢声笑语,大家沉浸在过年的喜庆中,第一次在外过年,而且是在列车上,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。夜深了,旅客们都陆续进入梦乡,列车铁轮滑行在铁轨上的声音是那样的清脆,仿佛是高山流水、天籁之音,成了旅客们奇妙的催眠曲。
贵阳到重庆正点的话要8小时,但在遵义、綦江等处让了几次车,直到第二天凌晨六点多才到重庆站,一出重庆站,成群结队的“棒棒军”走来,有问要不要住旅社的、要不要帮忙挑行李的、要不要乘车的。在家时,查过地图,到泸州必须在沙坪坝乘长途车,由于初次到雾都重庆,人生地不熟,不知道沙坪坝汽车站在哪,叫了一个棒棒师傅领路,没想到走了一分钟就到了,就在火车站的拐角处,花了10元钱的领路费,觉得有点冤枉,让我深深的感到“在家千日好,出门一日难”。坐上开往泸州的长途汽车,想到再过几小时就可以到达目的地,心情慢慢放松下来。车行驶在沙石路上,一路颠簸、一路尘土飞扬,我的思绪飞向远方,想象着种种和女神见面的情景。大概五、六小时,闻到了泸州老窖的酒香,终于到了神往的酒都,结束了8天7夜的难忘旅程,渴望的女神已近在只尺。
在老岳父家,老岳父怕我是骗子,问了福建的一些情况,对我进行验明正身,看我对答如流,也就放心了。随后叫来一桌的亲戚,把我介绍给他们认识,为我接风洗尘。席间,我也不客气,频端酒杯“代表福建人民敬四川人民”,杯杯泸州老窖原浆酒一饮而尽,似有“雄姿英发、金戈铁马、气吞万里如虎”的气概,敬了一圈下来,一股暖流传遍全身,亲戚们看我酒量不错,而且干脆,纷纷投来赞许的目光,可能是心情好,到就餐结束也没被放醉。这样的好日子过了二、三天,考虑到要赶在开学前到家,虽意犹未尽,也只好匆匆踏上回程之路。
孤身闯川,经历千辛万苦,那年、那味已深深的烙印在了心里。
插图/网络
作者简介

魏国隆,笔名千重浪,1965年出生,从事教育工作35年,喜欢文学,业余时间写一些散文、诗歌,愿意把自己的生活感受用文学的方式展现,与志同道合者分享与学习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您可能感兴趣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| 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

查看:10437 | 回复:0

沙县服务之家网为您提供沙县分类信息,沙县生活服务,沙县实体商铺信息,是多元化的沙县便民服务平台:主要定位:沙县生活服务网,沙县分类信息网,沙县实体商铺网,沙县免费资源分享!
测试
测试
测试
测试
本站站务
友情链接
新手指南
内容审核
测试
测试
测试
测试

手机APP

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

联系电话:18806022003 地址:福建省三明市沙县 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 ICP备案号: ( 闽ICP备16035339号-8 )
Copyright © 2014-2018 Comsenz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